• 2012-04-09 中國時報【張晉芬】

    最近新加坡一個政治人物的發言,被台灣媒體轉述之後,站在不同利益基礎的團體或個人,各自提出對這個發言的詮釋,主要目的是在順便推銷原先的政治主張。 這個發言的內容似乎是以台灣為借鏡,認為如果國家要發展,人才的流動必須要暢通、國境限制必須打破。於是,國內的輿論出現一片檢討之聲。只是從最近企業或 業者公會的發言,我覺得台灣的資方仍然如同以往,欠缺對自己的反省、卻總是勇於檢討政府和勞工,這恐怕才是台灣產業發展的困境。

    不能吸引外國人才、及本國人才出走的原因未必完全相同,但是就業市場缺乏吸引力應該是一個共通的解釋因素。其中薪資水準是一個元素,工作 是否具有挑戰性、事業發展前途如何、勞動過程是否過於壓迫等,也都構成人才是否願意進入或停止出走的考慮。企業界真的應該反省的是自己所提供的勞動條件機 會具有吸引、留住人才的條件嗎?

    台灣勞工的薪資偏低、工時長、工作環境因陋就簡,這些都是資方應該、卻不願意認真去改善的。勞工缺乏合理的報酬,生活的保障不足,對自己 的工作和企業就不會有忠誠度、也不會想要突破;工時長、責任重,個人休閒或家庭生活就被犧牲。台灣就業市場就是充斥著廉價工讀生、廉價工程師、廉價護士、 廉價店員、廉價教師…。這些人的能力並不廉價,只是在勞動市場上被當作了廉價商品。

    以此對照,企業要求移工和本國勞工基本工資脫鉤的主張更是離譜。台灣的移工數目大約四十多萬人,僅佔就業人數的四%左右。其中多數還是屬 於家庭監護人員。要靠降低這些人的薪資水準工廠或企業才能生產或經營,台灣的外勞引進政策原來只是在維持血汗工廠嗎?基本工資是一個概念,代表勞動價值的 最低標準。以台灣現在的生活水準,沒有勞工可以依靠基本工資過得像樣的生活,資方卻認真的將基本工資當作競爭對手、不斷的在打基本工資的主意。

    現實上,許多移工連基本工資都拿不到。除了媒體所披露的數月或一整年都不給付工資、把外勞當奴工的案例外,雇主用提供住宿或膳食名義苛扣 底薪的做法,甚至還被勞委會允許。企業或利益團體宣稱台灣給付外勞工資高於其他國家的說法,不只是謊言,同時也是變相為拉低本國勞工薪資水準和未來引進更 多底層移工鋪路。

    進一步對照近日在中國大陸設廠台商表示要為勞工加薪的新聞,本地企業要求基本工資凍漲或是對外勞歧視的言論,讓我們發現原來台灣的薪資水 準是在跟後進的國家相比。而如果不是勞工跳樓事件、國外勞工團體揭露蘋果產品中國代工廠的低劣勞動條件,台資廠商也不會主動為中國勞工加薪或降低工時,最 近宣稱要替在台勞工調整薪資的表態大概也不會發生。台灣企業如此被動的示惠行為,要如何吸引人才?自己搞代工廠,也希望員工只要做代工就好,將人才都變成 了庸才。

    媒體常報導科技產業和富商的顯富行為,例如,買豪宅、為子女開精品百貨、投資豪華飯店、蒐藏名貴古董、字畫、及有多政治人物出沒的企業第 二代或第三代聯姻的奓華婚禮等。這些行徑其實只反映了資本家一小部分財富和勢力而已。企業名人在展現富裕生活、對社會現象發表高論、被捧為經營奇才時,卻 看不見手下那些工時太長、勞動強度太高的勞工,早已無生活品質可言。

    因為勞工的犧牲,資本家賺飽了大筆的代工財或利潤,卻吝於投資風險高的創新事業、提升自身企業的生產或服務層次、提高員工的薪資等級。這 些或許不是他們的天責。但如果卻同時還要求政府維持低度遺產稅、反對課資本利得、壓制基本工資的調整,那就真的沒有天理了。

(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 所研究員)

創作者介紹

台灣保全員工會籌備會的部落格

高雄市保全工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